■小孝天和母親在病床上。
  母子間腎臟移植手術成功,男孩的右腎和肝臟同時捐獻給另兩名患者
  2日凌晨,荊州7歲男孩陳孝天因罹患腦瘤不幸離世。遵從他的遺願,醫生將他的左腎臟移植給了腎衰竭的母親。同時,他的右腎和肝臟也輓救了另外兩名年輕患者的生命。
  7歲男孩捐獻器官輓救3人生命
  陳孝天5歲半時查出患有惡性腦瘤,手術後不幸複發,無法再進行醫治。而天天的媽媽周璐患有尿毒症,只有腎臟移植手術才能救命。心焦的奶奶大膽提出:在孫子離開後,用他的腎臟來輓救兒媳。這一想法遭到周璐的強烈反對。而懂事的天天說,“我想救媽媽!我想保護媽媽!”
  為了讓兒子的生命在自己的身上得以延續,周璐最終還是接受了這個事實,願意接受兒子的腎臟。
  2日凌晨4點15分,小孝天不治離去,卻將生的希望留給了媽媽。上午10時許,母子間的腎臟移植手術在同濟醫院成功完成,天天的腎臟開始在媽媽的體內正常工作。這也成為我省首例直系親屬間的遺體器官捐獻案例。
  同時,根據國家網絡分配系統分配,天天的右腎捐獻給了21歲的襄陽女孩馮晶(化名)。馮晶患尿毒症兩年多,一直沒有等到腎源,母親配型成功,卻查出患有遺傳性腎病,不能捐獻,是天天給她帶來了最後的希望。
  另外一名受捐者是27歲的武漢小伙文軍(化名),他患有嚴重的乙肝肝硬化,一直在苦等捐獻者。
  2日中午12點30分和12點45分,這兩台手術也成功完成。天天重新點燃了3個人的生命之光。
  2日凌晨4點15分,天天的心臟停止跳動。6個小時後,他的一個腎臟成功移植到了母親體內,並開始運轉,他最後的心愿實現了。
  奶奶的哭喊沒能留住天天
  1日晚上到2日凌晨,對於周璐一家人來說,是一個不眠之夜。
  凌晨2點多鐘,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打破了病房的寧靜,醫護人員衝進161醫院重症監護室,護士趕緊通知守在對面病房的奶奶陸元秀:“快來!天天不行了!”陸元秀一邊哭一邊跟在後面一路小跑。從荊州趕來的爸爸和爺爺也趕緊守在了重症監護室的門口。
  醫護人員的全力搶救和家人的呼喚沒能輓留住天天的生命,他的生命之火慢慢熄滅,停止了自主呼吸。
  3點15分,陸元秀進入手術室跟孩子做最後的告別。她伏在天天身上,抱著孩子的頭嚎啕大哭。“天天!天天!”她不停地呼喚著孫子的小名,希望能有奇跡出現,然而最終絕望了。
  4點15分,天天的心臟停止跳動。同濟醫院的三名醫護人員站在手術台前為天天默哀,5分鐘後,器官切除手術開始。
  5點20分,天天的器官順利送達同濟醫院手術室。
  媽媽流著淚躺上手術台
  那一夜,在同濟醫院病房裡,母親周璐徹夜未眠。白天醫生告訴她,天天很可能過不了今晚,讓她做好心理準備。
  2日清晨5點15分,她突然接到通知,到醫生辦公室做術前談話。“難道天天走了?”她心裡忐忑不安,一見到她的主刀醫生、同濟醫院器官移植所陳剛教授,就問:“現在就手術嗎?”得到醫生肯定的回答後,她低下頭再也沒有開口說話。
  “只有十多分鐘時間,卻是我做過的最困難的一次術前談話。”陳剛教授說,一般腎移植的病人等待了很久,得知可以手術都是非常高興的,但周璐高興不起來,通知她做手術就等於告訴她兒子已經走了。“她沒有哭出聲,只是一句話都不說。”沉默良久,周璐最終在手術知情同意書上簽了字。
  5點29分,周璐從醫生辦公室出來,到自己的病房僅幾步之遙,她卻走了很久。“天天走了,兒子的最後一程我沒能陪在他身邊!”一回到病房坐在病床上,她再也忍不住痛哭起來,身邊的親人不停地安慰她,幫她擦眼淚。隨後,手術前的一段時間,除了配合護士做術前準備,她一直抱著腿坐在床上,將頭埋在胳膊里。
  6點38分,周璐被推進了手術室,直到她躺到手術臺上時,眼角還帶著淚水。
  腎臟在媽媽體內開始工作
  7點,周璐開始麻醉,7點43分手術正式開始。兩個半小時後,天天的左腎被移植到了母親的體內,並順利地發揮起功能。
  陳剛教授說,手術非常順利,“一般動脈、靜脈血管吻合後,會等一會兒才能排尿,排尿就說明新的腎臟開始工作了,手術一吻合馬上就出現了排尿,手術效果完全不亞於親屬間的活體移植。”
  11點20分,周璐從手術室轉到了重症監護病房進行觀察。醫生介紹,不出意外的話,她一周後就可以轉到普通病房。 據《楚天都市報》  (原標題:捐腎救母男孩離世媽媽含淚接受手術)
創作者介紹

裝潢木工

hf22hfqz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